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频道 > 教育新闻

好的教育一定能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底层代码系统

时间:2018-10-12 01:34:34  来源:本站  作者:  
分享到:

  最近经常有家长和同行问我,“付总你有没有焦虑和恐惧?”我说“有啊,而且还经常有。”“你的焦虑和恐惧是什么?你怎么还会有呢?”“我的焦虑和恐惧就是当我想要的太多,但自己能量又达不到的时候产生的,根源是我不知道自己无知。”

  就像这次的演讲,自从我答应了陈蓉老师的要求,我随即就陷入了焦虑。陈蓉老师来自奥美中国区的最高层,与全球顶尖企业高层都有过丰富的交往经验,我应她之约进行演讲,是不是太自不量力了?尤其是接到她给我的命题《行走中如何实现核心理念?》和书琴发布的参会机构和演讲人员名单时,我觉得我开始陷入了恐惧状态。

  我切实觉得今天的演讲是这么多年来最艰难的一次,严重超越了我本人的能力和积淀。言出必行,就让一个前年参加我们新疆130公里徒步穿越的12岁孩子说的,“是我选择和答应的,爬也要爬到终点。”

  这次的会议中心是围绕课程展开的,而我今天分享的主题是陈蓉老师给我定的《行走中如何实现核心理念?》, 我不知道能不能把两者关联起来,我今天的分享就先从核心理念开始吧。

  教育中的核心理念就是教育的初心和使命,同时,也是真正教育应该追寻的本质。

  经常听说这么一句话,“走着走着,我们就忘记了为什么要出发。”我认为,核心理念首先是让我们时刻铭记初心,也是我们每个教育人,每个教育机构的使命。只有铭记初心,牢记使命,我们才有可能走得更远。

  那教育的使命是什么呢?不同人,不同机构有不同的表达。但我坚持认为,真正的教育,真正好的教育,真心做真教育的人表达教育使命的时候大体是相同的,最多可能就是言语描述和表达方式的不同。

  我是DE的创始人,经常有人问我,“你们有没有有发展使命?你们有没有核心理念?”“有,我们的使命是让每个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命方式,也就是经常我们听说的,要让每个孩子成为自己。”

  现在的教育体制,现在的教育环境,我们怎么可能成为自己?学习的压力,社会的竞争已经让我们连呼吸都非常困难,我们怎么可能还有自己,我们都是被迫的啊。

  能理解,也同情,但不接受这种说法。体制和环境确实存在,教师、学校、校长和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领导有这种想法和作为好理解,但孩子是自己的啊。还有,有这种想法和观点的人,我认为是对生命、对教育,对学习存在认知偏见和误区的。

  想要了解学习,了解教育,我认为首先要洞察生命,洞察人性。否则,我们的意识和行为会偏离本原——也就是生命规律和教育发展规律的本原。

  什么是学习?什么是有效的学习?我们知道,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是每个动物、每个人天生的本能。从一出生就本能地用自己的独特的方式保持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进行探索,这个过程其实就是学习,也是成长(学习是生命成长的一部分)。我们经常听说,学习最强劲、最持久的动力是兴趣。没错我承认,但兴趣从何而来?兴趣是持续的好奇心,也就还是说持续的好奇心是兴趣。“各位想想,如果我们的孩子对某个点,某个方向持久地保持好奇心,他的学习需要你督促吗?对好奇心的探索就如同孩子对游戏的钟爱。

  兴趣有个基本分类方法,有真正的兴趣,另一个就是虚假的兴趣。真正的兴趣就是没有外在奖励和恐吓之后,还能持久地保持好奇心。反之,就是一旦离开了外在刺激之后,就完全陷入到迷茫和虚无之中。现实中,在北大这样的学校也有很多因此被“退学”的活生生的案例。

  有好奇心的牵引,有了兴趣的原动力驱动,学习就变成了主动。因为,这个时候的学习者内心是打开的,是主动的,是自主的。只有在这样的状态下,才是真正的学习。

  我高度赞同这个观点:只有学习者自己才能进行学习,任何人都无法代替。这次的会议中心是“课程设计”,我也承认课程设计非常重要,非常核心。但课程是为谁设计?弄清楚这个更为重要。因为,这关乎到教育的真正核心。

  现实中,很多专家、很多机构做课程设计,更多是学学国外,关门讨论,闭门思考,然后就整出一套套所谓课程。我想这肯定不够,我们需要问问孩子,他们需要什么样的课程?他们喜欢什么样的学习方式。好的课程,一定首先是适合的课程,一定是可以主动学习的课程,也一定是可以游戏化、情景化学习的课程。

  放在生命生长的大系统里,了解了什么是学习以后,我们就好理解什么是真正的教育了。各位想想,我们现在从事的营地教育干的不就是这个事情吗?多伟大的事情啊,孩子在营地里不需要你苦口婆心地去教,他们会主动学习。

  好的教育是唤醒学习者内心的火焰,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要学会为学习者赋能。赋能是一种增量思维,但目前我们的绝大部分的教育者做教育是用存量思维和行动在做教育。增量思维让各方都很高兴,都很舒服,存量思维做事让修养再高的人都会些许的不悦。中国营地教育联盟现在做的事情,包括这次的课程会议,用的就是增量思维,做得就是为大家赋能的事情。因此,我们应该感谢赵蔚老师,感谢学辉总和陈蓉老师。

  不久前,我写过一篇文章《真正的学习是从内心觉醒开始的》,这个观点是我这四十多年人生思考的沉淀,更是这十几年来对教育学习和研究的触发。内心觉醒的人是什么样的?是本真的,简单的,有趣的。这不仅是生命的最好的状态,更是学习的最好状态。

  很多人,尤其是我们的家长对这种观点是不理解甚至嗤之以鼻的,给面子的是口口声声说理解和支持后,总是加个“但是”来补充。这是教育的认知差距,我认为认知的差距是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差距,认知的差距往往是鸿沟。

  那怎样才能让学习者内心觉醒呢?我们成人到底应该如何做才能真正唤醒沉睡的心呢?

  “无经历,不成长;无体验,不学习。”“所谓成长,就是经历。所谓卓越,就是经历非凡。”不管是学习还是成长,经历对内心觉醒都是最为直接和有效的。

  “朋友的一句逆风的地方更适合飞翔说入了我的心底。我们这群人,不顾长辈的反对,不顾孩子的课业负担,短短七天中把孩子送入秦岭深山磨练,究竟是为了什么?

  先看看孩子们经历了什么?在-5、-10度的天气里穿越丛林,溯溪,过独木桥,辨认野兽踪迹,辨别数十种野外可食用植物,攀爬速降、爬树、搭建野外避身所、建树屋、制作工具、取水、支灶生火做饭等等!荒野丛林中没有花架子,只有真正的参与体验。

  虽然六天多,我们没能和孩子们通上一次话,但是我们仍会通过老师定时发回的照片感受他们的经历与喜怒哀乐。当看到他们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时;当看到他们自己制弓造箭、伐树搭床、露宿密林时;当看到他们身手矫健地从天然的悬崖峭壁滑翔降落时;当看到孩子们在寒冷的天气中把所有的衣服都套在身上,像个包子一样背着30多斤重负爬升2000米时;当看到他们困难中互相搀扶携手同行,相拥而泣时。我们家长的心情犹如云霄飞车,有心疼、有不舍、有赞叹、有愉悦,更多的是欣慰和感恩!

  任何时候,生存能力都是第一位的。灾难来临时,没人看你是否会弹钢琴、会打高尔夫球,是否会考试?这时,有能力让自己和身边人活下来,这就是伟大。而这些基础的生存能力,唯有在经历中方可实现,唯有在经历中才能习得。

  这是DE家长@双子人在6年前给我们留下的文字,她的孩子现在去了美国一个非常优秀的学校。孩子回来时还以能回到我们的办公室搬砖、打地铺为傲,言语中,还以那些傲人的经历自豪。

  难、冒险,有时候是客观存在,但更多时候,尤其是教育场合,在我的理解里是一种情绪词。难往往可能是因为我们想要的太多,而当下又无能为力。

  去年的四月吧,我在TED有场演讲,主题是《真正的教育一定不能没有冒险的经历》,什么是冒险?从舒适区到挑战区的所有行为都是冒险,以前不敢当众演讲,尤其是当着同行大咖们演讲,今天敢讲了,而且讲到现在,这就是冒险。因此,所有的成长都是冒险,医学上和教育上叫——生长痛。生命成长的历程中,身体有了痛我们才懂得珍惜,心灵有了痛,才会有真正的成长。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孩子喜欢跟着DE来徒步,更不明白,同一条线路他们要来很多次,最多的一条线次,这不仅包括孩子,也包括成人。

  新宇,6年前10岁时候第一次走柴达木百公里,那一次是走一路哭一路,赖一路的,并发誓永远不来DE,永远不走柴达木的,就是他,紧跟着在年内又来了两次。

  BEN,我的合伙人,因为偶然的机会在五年前跟着DE上了柴达木,这一次经历让他一发而不可收。这条线他去了三次,其他的百公里他走了大概五六次。索性,他放弃了他的创业板上市公司,直接全身心加入DE,成为了我的合伙人。

  这样的例子很多,我想一定是不一样的经历打开了他们的内心,他们找到了自己的核心定位,悟出了自己的核心理念,并开始了自我学习和成长。

  在学习和经历中我经常会讲一些听起来玄虚的事情,包括今天可能也会有。比如,我会想,在真正的教育和学习中,到底孔子和佛陀谁更伟大呢?

  如果大家认同“好的教育就是唤醒,真正的学习是从内心觉醒开始的”这样的观点,那我认为佛陀比孔子伟大。在这里特别声明下,我不是佛教徒,也没有皈依任何宗教,我就是想想而已。

  人与人最根本的差距在于认知,我们目前所遇到的绝大部分问题是因为我们活在思维的桎梏里,是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无知,我们不承认自己无知。

  在座的尤其是对DE有点小了解的人可能会有疑问,“你们不就经常带着大家去走走路,冒冒险吗?怎么能与核心理念扯上呢?甚至连教育都很难算上啊?“有人说,“走路是不需任何系统训练就能学会的基本技能。“

  的确如此,我们现在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走走路,七年来,我们一直在坚持做这件事,目前已经有数万人跟着DE在全球各地进行各种形式的行走了。

  他们为什么如此钟情行走?I don’t know。尤其像前面我讲的那几位看起来很疯狂的人,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内心是怎么想的?毕竟,在DE走路要花钱的,而且每次加装备、机票等至少也需要两万多的。

  “徒步就是徒步,意义各自赋予。”这是我的师兄,人大附中西山学校的创校校长舒大军带着他的学生参加完我们的史迪威公路百公里之后发表的观点。

  经常有人说,我们玩的太野,尤其是DE7+2项目(七大洲最高峰、南北极项目),太冒险,太不安全。关于冒险,前面我说了一些观点。关于安全,我想包括我在内的同行都应该非常关注。安全,我认为智能管理,不能控制,也控制不了。

  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安全,也没有绝对能控制的风险。当我在10年前的汶川地震现场穿梭救援时,我认知到生命的渺小和无力。任何时候,没有人能承诺100%保证孩子的安全,你连自己都保证不了。还有,最好的安全是有安全防范的意识和安全管理的能力。

  前几天祥鹏空姐遇害后,我和我在美国读书的女儿就立刻展开了讨论,她从现实出发规划出N种自己风险规避和管理的预案。还有我12岁的儿子,从四岁起,到任何公共场合或自然荒野,他首先都会进行环境危机识别,包括找到安全通道,并实际测量逃生路径和时间等。至今,我还记得五年前我们在九寨沟躲避5.5级地震的场景,我的儿子在第一次震动时就从二楼的卫生间光着屁股冲到了宽广的空地上(当时在洗澡),两三分钟后,才陆续有人从楼内跑出。

  我想,如果有一天,真正有风险意识和管理能力的人,当然也包括我和我的孩子真的遇到风险,那就是天意了。天意的事情,我们不能埋怨,恐惧也没有用的。

  多年来,DE一直有一个梦想,办一所自己的学校。这个学校其中就有一个核心目标——没有恐惧的学校。

  中国教育最缺什么?我经常会被问到这样的问题。看到群里很多人的提问,我非常触动,几乎没有人问所谓的教育理念,都是问些实用的策略和方法的问题。“中国教育从不缺乏所谓的先进理念,缺乏的是真正执行合一的人。“

  有人说,DE走得太快了,太超前了。我完全不同意,走路是我们老祖宗猿人都会干的事,我们只是还在重复,那是什么超前,我们是在回归。

  今天是5月17日,是世界电信日。这阶段关于中兴通讯被美国制裁的讯息满天飞,一时间哀鸿遍野,中兴也因此休克,差点死亡。教育同仁们也为此做了很多的反思和讨论。我们想想,同样是华为,盘子能量比中兴要大很多,为什么华为没有被制裁?今天,在这里演讲,联系这个事件,想着我们的教育,我认为,好的教育就像华为一样,要有自己独特的、别人无法模仿、无法超越的底层代码系统。不管对人还是对企业,这都是核心能力,更是最强劲最持久的动力。

  自从七年前开始创办DE以来,我也想过DE的多种死法,但我最怕的是没有自己,是对规律的背叛。

  本文根据付永2018年5月17日在北戴河中国营地教育联盟会议上的演讲录音整理而成,终稿未经本人审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热词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吕梁信息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缘定南开 情意久久”南开大学首届集体婚礼成功举办
“缘定南开 情意久久
国典书画院沧州画院正式成立
国典书画院沧州画院正
大爱满朔方 深情系学子(图文)
大爱满朔方 深情系学
水害无情人有情,优质服务无止境——记太原铁路局成都车队1485次五组
水害无情人有情,优质服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